親身見證鬼谷神功 

1.jpg

魅力湘西秀有一個橋段是鬼谷神功的表演,

一位身形中等的男子身上壓著三大塊水泥板,

然後再站上八名壯漢,男子的胸口再站上一位女子。

眾人站定後鬼谷神功再運功,

主持人要求如果感受到震動,請站立者歡聲鼓動,

果不期然,好啊!好厲害的Chinese Kung Fu。

不過,據說這中間摻有符咒之傳說,

真實性如何傳說歸傳說,看看幼苗親身見證鬼谷神功的記實唄。

2.jpg

 這天用完餐,地陪說為了感謝整團自費行程全部參加,

所以額外贈送泡腳。

一隻隻準備就逮的肥羊,歡歡喜喜地進去一個大房間,

脫下襪子舒舒服服地泡腳,免費地喔!???

 

在泡腳的當時有位主持人開始發表演說,

內容大扺是目前大陸的經濟發展突飛猛進啦…

觀光業的稅收如何如何只不過叉叉億而己丫…

此次泡腳呢是免費贈送,

等會兒會有某某(啥高位階的詞,

幼苗承襲學生時代的作風,對上課內容充耳不聞,

專心玩泡腳,放…太熱…抽…放…太熱…抽…)

上場表演鬼谷神功,主要的目的是為了發揚中國國粹,

希望各位呢幫我們宣傳一下做做廣告。

某某叉叉進來的時候麻煩大家用力掌聲鼓勵。

(出門前再強調一次)泡腳免費體驗,

草藥的部份有需要的人再購買。

 

同志我們當然捧場囉,很熱烈地讓某某叉叉風光地進場,

某某叉叉?ㄟ!稱人家大師好了。

大師要求一位自願者,

最好是有痼疾的,哪裡酸哪裡痛的最好。

同團的一位大嬸上場,大師在大嬸身上運功,

啪啪啪,不斷地發出超大的電擊聲響。

大嬸的肢體動作,好像被雷打到,

啊不是啦,是被電擊的反射動作,

而且運功所到之處出現一整條紅線。

大嬸的毛病是頸椎酸痛,大師當場問大嬸有沒有變好,

大嬸轉轉脖子,說有耶!(事後幼苗問大嬸,

大嬸說「當時」真的有感覺變好了。)

 

重頭戲來了,主持人又進場,

為了發揚中國……免費的啦,

現場還有沒有人要親身見證鬼谷神功,

我們有幾位功力媲美大師等級的○○

(是醫生還是啥,幼苗沒認真聽)

可以為各位免費治療。

哇!這麼多人舉手,我讓○○自己挑人。

 

到底進來幾位○○幼苗也沒注意,

當一位○○東張西望找獵物時,

唉!幼苗真是的,是找有緣人!

幼苗趕緊揮揮手說:「就我啦!我啦!」

怎麼能錯過親身見證鬼谷神功的機會呢? 

呵…大魚上鈎了! 

君猜猜誰是大魚啊?幼苗?○○? 

○問幼苗想治療什麼? 

「失眠啦!」 

○翻翻幼苗的手掌,讓幼苗一度以為在看手相。 

問問答答,結論是幼苗左右腎血瘀,

如果○○有辦法把瘀血清出來,再來談治療,否則藥石罔效。

 

幼苗必需跟○○到另外一個房間? 

「OK呀!」 

「那妳有親人跟著來嗎?」 

「朋友!」 

「那一位?」 

「最後面戴眼鏡那位。」 

「請他一起過來!」 

「為什麼?不用啦!」 

到了一個小隔間,○○開始運功,

啪啪啪的電擊聲隨之響起,

運功所到之處幼苗像被有電的針扎到,萬針穿身,

呵…超神奇的。

這之中○○的手都沒有碰到幼苗的身體,隔空的。

接著○○在幼苗的腰間左右各放了一個拔罐器,

然後坐下來,拿了一盒保健品「冬蟲夏草」,

告訴幼苗必需治療三個月,三個月需要九盒。

然後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紙,問幼苗刷卡還是付現?

刷卡付現這四個字觸動幼苗的頑皮因子,

有趣咧!嘻…探探這家店到底在賣什麼「膏藥」!

事後同事很嚴肅,以家人的關心口吻半指責地說:

妳的白目指數怎麼這麼高啊!)

 

「喔?這一盒要多少錢?」 

「700」(當然是人民幣啦!) 

「那九盒不就是6300?能不能算便宜一點?」 

(幼苗快速的心算,哇!三萬台幣天文數字!) 

「不行!妳到底想不想要妳的病好?」 

「經濟上不許可!」 

「妳到底想不想要妳的病好?請你的朋友過來好嗎?」 

「喔!可以啊!」

 ○○對著外面說:請那位坐在最後面戴眼鏡的先生進來。

外頭有女生的聲音回答說好。

不久,老樹進來了。○○又開始運功,啪啪啪,

幼苗跟老樹都看到了,

○○的手與幼苗的身體中間的小空隙發出電火閃光,

大概有半個一元硬幣大。

然後,○○把剛才的拔罐器抽出,

用面紙擦拭,面紙上有鮮紅色的血與烏黑的血塊。

 

「她現在的情形要治療三個月,要買九盒,刷卡還是付現?」 

「那看她自己的決定啊!」 

「你要不要她的身體好啊?」 

「她自己決定啦!不好意思,我的腳底按摩還沒做完,

先走了!」(哈…好個老樹!)

 

「妳要不要妳的身體好啊?」 

「就經濟上有問題嘛!」 

(○○遞了一張名片給幼苗) 

「今年我會到台灣開一場學術研討會,

現在是在做宣傳,希望你們能幫忙做廣告。」 

「那當然,我在部落格幫你宣傳。」 

「經濟上有問題,那先拿一盒就好,有效再上網訂購。」 

「哪?沒有在買一盒的啦!

既然你都說得治療三個月才會好囉!我先去泡腳,

你讓我考慮一下。」

 

幼苗回到大房間,同事都還在做按摩。

幼苗的專屬丫桑蹲著托住腮幫子,百般無聊的樣子。

呀!好不容易脫離尷尬的場面,好好來個腳底按摩…

 

 幼苗的旁邊啥麼時候坐了一位體面的女子了?嚇! 

「我是這家店的經理,算我們有緣,

平常我都不下來的,今天很特別。

妳有什麼打算都可以告訴我,我有權限。」

 

其實從那個小隔間出來,幼苗頓覺腦袋空空,

恍神似的沒有什麼思考能力。

 啥?怎麼全部的人都不見了! 

「不好意思,我現在沒辦法思考。」 

「我送妳泡腳藥草。」 

「謝謝!我不要!」 

「那我送妳蛇油。」 

「謝謝!我吃素!」 

「那○○說妳要買九盒我多送妳一盒。」 

「同事都走了,我也要走了。」 

幼苗想把腳從丫桑手中抽出,丫桑又捉回去,說不行。 

這時英雄救美來了,同事小鄭急急地跑進來: 

「老樹說他的手機在妳這裡,他急著要用妳趕快拿給他。」 

哇里咧!這是哪門子的詞丫! 

小鄭看幼苗沒反應又說了一遍,總得給小鄭面子丫

,他演得這麼認真,幼苗抽腳要走,又被捉住。

 

「妳不用急著走啦!小伍(我們的地陪)都還沒簽名,

妳放心坐著。這樣好了,十盒嘛?

妳說妳的預算是三千還是二千?」 

呵…自動爆底價了!幼苗還沒有使出功力咧! 

這個時候幼苗的課長氣沖沖走進來開口大罵: 

「妳在搞什麼?全團的人都在等妳一個人,

因為妳一個人下面的行程都得耽誤了!」

 

大概全部的人都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場面怔住了,

哈…幼苗趁機用幾秒鐘的時間把鞋穿好,起身快步走。 

我們全部的人都在外面了,等地陪。 

幼苗笑嘻嘻地跟課長講話,課長板著臉: 

「嚴肅一點,他們還盯著我們在看。」 

幼苗小小聲的說: 

「課長妳演得真像,妳是我的英雄!」 

課長的女兒在旁邊答道: 

「媽媽只是把在家裡的看家本領搬出來而已。」

 

大夥開始吱吱喳喳討論剛才發生什麼事。同事說: 

「什麼?七千變二千?妳怎麼沒買?」 

「拜託七千變二千誰敢買?裡面會不會裝麵粉丫?」

 

同團有接受治療的人都買了,

但是只買一盒或是其他的產品。

其中有一位是同事的妹妹,同事說真是不明白,

一個平素是精明幹練的女強人,

怎麼會糊裡糊塗買一盒人民幣七百元的藥草?

唉!這也只有當事人才能了解,

現場的狀況臨場反應,已經不能用常理來看待了。 

其實這是一場戲中戲,

看戲的也下場演戲,演戲的被看戲的戲了。

哇!好複雜的一齣戲喔! 

¸.•*¨¸.•*¨¸.•*¨

 後記:

有同事說這是江湖術士的魔術把戲,

啪啪啪的電擊聲太誇張,是利用手上的特製戒指(看得真仔細)

某種物理原理而產生的。

幼苗對所有未知的領域都抱以尊敬的態度,

只是刷卡或付現讓幼苗不得不

以消費者的角度做合理的懷疑與遲疑。

 

   

全站熱搜

幼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